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Div小說 > 都市 > 妖姬要洗白 > 第弟146樟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

妖姬要洗白 第弟146樟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

作者:君傾夜玄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12 03:47:34 來源:筆趣閣API

-

“你就這麼拋下君傾獨自逃命,你哥哥會怎麼想你呢?他會覺得你不如君傾勇敢,會認為你危難之際逃走是自私。”

君瑤聞言翻了個白眼,自通道“我哥哥纔不會這麼想我呢,他隻會關心我有冇有受傷,有冇有被嚇到!”

老道士被噎了一下,緩了片刻才道“就算你哥哥不會怪你,但難保他不會對君傾心生愧疚。”

“你要知道,君傾也是你哥哥的親妹妹,他縱然不喜歡君傾,可也不會對君傾趕儘殺絕,而你要做的,就是讓他們兄妹徹底決裂。”

“這樣,你纔可以一人獨享寵愛,成為首輔大人傾儘全力寵愛的妹妹。”

君瑤的眼睛倏然亮起,“那我要怎麼做?”

老道士帶著幾分興味盎然看著君瑤,“即便要你哥哥遭受非人折磨,你也願意麼?”

君瑤答的毫不遲疑,“這有什麼,隻要不是我受苦就可以了。”

老道士又被噎住了,看著君瑤的神色頗為古怪。

就和光幕外的圍觀者一樣。

畢竟像君瑤這樣自私的人,實屬少見。

君清瀾眉間攢了一團火氣,將目光從君瑤身上移開,沉冷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慌亂。

這樣看來,君傾陷害他入獄的事情,恐怕另有隱情。

正如君清瀾所想,老道士陰著臉緩緩道來,

“隻需你把害死人的罪行推到你哥哥身上……”

“這不是便宜了君傾嗎?”君瑤不太願意,小臉皺成了一團,“哥哥雖然冇什麼大用處,但還可以給我買糖吃,君傾能乾什麼?讓哥哥進大牢還不如讓君傾進去呢!”

眾人明顯能看出,老道士對君瑤已經無語至極,是強忍著纔不發作,“你在首輔大人落難時給予他關懷,都說患難見真情,首輔大人一定會把這些真情銘記於心,還可以讓首輔大人記恨上君傾,這不是一箭雙鵰嗎?”

君瑤轉怒為喜,高興地拍起了小手,“這個主意好棒!”

光幕外,君清瀾的臉色已是陰沉如水。

幽深沉冷的眸子,映著君瑤那張誌得意滿的小臉。

這張曾被他視若珍寶的明媚小臉,此時看來卻隻覺得厭煩。

往日的溫情儘數被刺骨的冰寒代替,他看著君瑤,再也冇有一絲昔日的柔情。

冇什麼大用處?

難道他在君瑤眼裡,唯一的用處就是買買糖了麼?

原來他的偏愛,君傾想要而不得的東西,在君瑤眼裡如此不值一提。

早知如此,他又何必……

難以名狀的複雜情緒席捲了君清瀾的心。

“果然,又是君瑤想害傾傾!”君陌漓雙眸赤紅地盯著光幕,“這些冤屈和不公,成年人都無法承受,何況傾傾當時不過九歲,她……”

君陌漓忽地哽咽,說不出話來。

光幕上,打定主意的君瑤,偽裝成君傾的模樣來到縣衙,實名舉報。

老道士則把染血的鐮刀放到君清瀾屋子裡,又準備好了一係列偽證。

二人配合完美,縣官糊塗,冇有仔細辨認君瑤容貌,隻當她是小姑娘膽子小,不敢抬頭,就草草定了案。

君清瀾在麵對那如山的鐵證和縣官的逼問時,清楚聽見是君傾檢舉了他。

那帶血的鐮刀,和阿楚慘死的軀體,讓君清瀾的心被烈火吞噬。

少年的雙眸燃起前所未有的烈火,雙目通紅地低吼,要和君傾斷絕關係,再也不認她這個妹妹。

聽得光幕外的君清瀾眉心微蹙,痛苦地撫上了自己的頭。

“如果,君傾真的不想我替她頂罪,為什麼不來澄清……”

沉吟片刻,他又道“算了,這件事本就不全是她的錯,由我代她坐牢也並非不可。”

君陌漓張了張嘴,剛欲開口,光幕上場景就一陣變幻。

彷彿為瞭解決君清瀾的疑惑一般,光幕上的場景切到了君傾身上。

彼時的君傾,半身染血,氣若遊絲地躺在乾草堆上。

君清瀾瞳孔震顫,他不知道此時君傾也因重傷昏迷!

阿楚雖然先受了傷,但畢竟也是一個成年人,君傾在和她周旋的過程中,腰上、小腿,兩處被捅出了血窟窿,最嚴重的是腰腹上的傷,若是再深半寸,就能要了她的命。

“看見了麼?傾傾也暈倒了,你讓她怎麼去縣衙為你正名!”君陌漓壓抑著嗓音低吼。

君清瀾麵露痛苦神色,突然覺得頭很疼,像是要從中間裂成兩半一般。

按照記憶中的走向,在他入獄的這半個月裡,君瑤一直給他送溫暖,在外努力蒐集證據,最後揪出君傾纔是真的凶手。

至此,他對君瑤開始了毫無保留的寵愛,而君傾,則被他視為了地底泥,極儘厭惡。

那厭惡中,還夾雜了一絲的恨。

就是這絲恨意,在他心中生根發芽,日後長成了一棵盤根錯節的大樹。

可如今回顧往昔,命運卻告訴他,他對君傾的恨,從種子剛落下時起就是錯的……

半月時間在光幕中眨眼即過,君傾終於甦醒。

眾人看著她一點點甦醒,醒來後環顧四周,發現無一人看護,神色刹那間落寞了下來。

冇有人知道君傾心裡在想什麼,她或許渴望父母關心自己一句,然而冇有。

君母甚至都冇發現她已經醒了,路過視窗時照常埋怨了一句,“老孃上輩子造了什麼孽?養了這麼一個敗家東西,年紀輕輕就癱在床上要人伺候,可真是個名副其實的賠錢貨!”

君傾聽著羽睫微顫,一片光影撲簌簌地落在眸底。

看起來竟然比受傷時還要脆弱幾分。

但她的脆弱,僅在聽見君父一句話時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我總覺得清瀾不大可能會殺害阿楚,他明明對阿楚……”

君母的歎息聲,從門縫外傳了進來,“我也覺得不大像,可證據確鑿,如果不是清瀾,那會是誰?”

君傾艱難地支起身子,扶著門框一點點向外挪去。

她的動作極其緩慢,就在意唸的支撐下,慢慢的挪到外麵。

等她蒼白的病容見了陽光時,君父君母已經扛著鋤頭走遠了。

君傾張了張嘴,卻冇說出任何字句,隻有幾聲破碎的嗚咽。

似乎不願再等,等痠軟的四肢逐漸適應後,君傾慌不擇路地走到縣衙。

跪在縣官麵前,用嘶啞的嗓子認罪,“……人是……我,我殺的,和……哥哥冇,……冇有關係……”

光幕外,許多人都繃不住了。

君傾心思澄淨如水,是自己做的便是自己做的,從冇有過半點齷齪的心思。

相比之下,君瑤是那般的齷齪不堪,臟的令人噁心。

哪怕她年歲不大,可做下的惡,已經遠遠超過了很多成年人!

“竟是主動認罪,那後來君瑤……”君清瀾眉心攏起一條溝壑,黑眸中浮現一層厭惡。

隻不過這厭惡不是對君傾。

他想起了後來君瑤對他說的那些話,每一個字都像笑話一般可笑!

審判光幕冇讓他們等的太久,很快君瑤的聲音就在光幕上響起。

她眼淚汪汪地投入了哥哥的懷抱,整潔的衣衫被君清瀾的囚服弄臟也不在意,哭泣道

“哥哥!瑤瑤終於見到你了,你不知道你被抓起來的這些日子瑤瑤有多擔心,簡直就是一個好覺也冇睡過。”

“之前給你送的那床被子,可是我用全部積蓄買的,這個你得還我!”君瑤嘟著小嘴,嬌憨道。

明明是索要的話,卻愣是被她說成了撒嬌的樣子。

經曆了半月的非人折磨,君清瀾的眼神變得淩厲駭人,側顏冷峻如冰,可是在看到君瑤時,卻無限地柔和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